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女神2000多万粉丝开播!抖音网红扎堆入淘

刚刚过去的双11,淘宝直播成为造机话题。
继罗永浩、俞敏洪、刘畊宏其妻之后,无忧传媒的“刘思瑶nice”也跑到了淘宝直播。11月1日晚8点,经过两天的预热,刘思瑶正式入驻淘宝首秀。淘完之后,刘思瑶开始稳定播出,几乎保持每天一场直播。

“晚上好,我们正在直播。欢迎大家光临,11月10日晚8点,刘思瑶再次出现在演播室。4小时的直播吸引了109万人观看和互动。
在TikTok,刘思瑶拥有超过2100万粉丝。2020年,她因一个变装视频获得近250万赞,4个月涨了1000多万。相比一栗小莎子、井川里予、易梦玲,2021年大火的网红、刘思瑶,都是他们的“前辈”。此外,刘思瑶,连同大家熟知的毛毛姐等网红,也是无忧传媒的最爱,特别是刘思瑶和无忧传媒签了终身合同。

在抖音有2000万粉丝的网红刘思瑶,为什么转战淘宝?不止刘思瑶,这半年来一栗小莎子,野食哥,千万级母婴博主,年糕妈妈,还有其他站外负责人网红,都去淘宝直播了。这个网红大迁徙揭示了什么样的趋势?
从娱乐直播、变装短视频到直播交付。
很多短视频用户都听说过ID“刘思瑶nice”。
96年出生的她,学的是舞蹈,这为她后来的走红打下了基础。2016年恰逢各娱乐直播平台的“千播大战”,刘思瑶随后现身直播间与粉丝聊天唱歌。然而,随着许多平台倒下,硝烟散去,刘思瑶也把阵地移到了抖音。2020年,一个短视频让它一夜爆红。此后,她发布了大量的变装视频。

类似一栗小莎子、井川里予、刀小刀这些一夜成名的博主都有一个共同点:颜值+身材。男粉丝占比更大。
手里拿着很多粉丝的头像网红想在短视频之外寻求更理想的商业变现路径。
10月29日起,一张海报在直播电商行业人士的朋友圈传播。这是刘思瑶一张在淘直播招商的海报。招聘的产品主要类别为“食品健康、生活护理、家纺、美容护肤”,采用单坑合作模式。
11月1日晚,刘思瑶正式开启淘宝有货直播秀。节目第一天晚上,在一个简陋的直播间里,她穿着条纹毛衣,戴着丸子头,对着镜头挥手:“欢迎来到我们的直播现场。今天是双11第一次直播。”
从商品构成来看,当天的商品主要集中在日用品、服装、食品等。当晚,直播吸引了108万人。弹幕中,有观众问“娱乐主播准备带货了吗?”刘思瑶他没有生气,而是回答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带给你的产品。”
11月1日-11月11日,刘思瑶有10场带货直播,基本上每天一播,观众基本稳定在百万以上。在商品层面,刘思瑶以女性商品为主,以美妆、服装、化妆隐形眼镜等为主。作为颜值的博主,她在这几个品类上有着天然的优势。

虽然没有具体的带货销量,但是刘思瑶在播放率和整体关注度上已经迈出了很好的一步。
达人为什么要进淘?
对于刘思瑶这样网红博主来说,变现有两种方式:广告模式和直播投放。广告模式主要是拍草视频或者接品牌广告,但耿彦博要实现广告变现并不容易。一方面,网红一旦接收广告过于频繁,会引起粉丝的反感。另一方面是因为颜值博主吸引的主要是男粉,转化率不高。
相比之下,具有电商属性的直播投放是目前业内公认的最直接、最高效的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无忧传媒高手的刘畊宏,也在10月31日悄然试水了淘宝直播。在淘宝直播上搜索“刘畊宏”,就会跳出“昕薇油脂卡卡关”直播间。这个名字来源于刘畊宏情侣们在健身直播时经常喊的一句广告语“肥油卡卡掉腰,我要人鱼线和马甲线”。大部分直播都是由/克洛克-3/妻子王维维·万飞和训练组成员开始的。
11月9日,原定于昕薇和刘畊宏,但刘畊宏仅视频连线几分钟就匆匆离开,并未正式出现在演播室。

虽然不清楚刘畊宏I是否会住淘宝,但不难发现,这些主播在平台策略的选择上有了新的趋势:要么在TikTok上,要么在淘宝卖货,要么跨平台布局。
这些网红拥有数千万粉丝,为什么不转战淘宝直播而在原有平台上带货?或者有几个原因:
第一,实现个人流量的需要。做好短视频平台内容并不一定意味着带货。颜值博主可能通过一个短视频获得百万赞,但很多都是路人粉,无法精准转化为高消费能力的粉丝。
在短视频平台中,短视频的推荐流量和带货流量是两个体系。视频流量推送给对内容感兴趣但不一定有购物需求的用户,带商品的流量推送给有购物需求的用户。这两种用户流量差别很大。
比如一栗小莎子、井川庆鱼日等。,翻看他们的短视频可以发现,一旦带货且硬广,评论区就会出现大量质疑,不仅变现能力不足,对自己设计的创作也有一定影响。
对于这部分博主来说,淘宝直播是更贴近消费者的购物领域。来电商的粉丝,粘性和流动性稳定性相对更强,带货能力更强。
一栗小莎子曾经说过,淘宝直播是一个成熟的结算很多商品的平台,商品环节是直播中最重要的部分。
第二,抖音的流量瓶颈。郭德纲曾经说过,“在相声这一行,凭我的能力,我想让谁红就让谁红”,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抖音。在抖音算法的机制下,谁也不能保证顶流能坐多久,流量分配权牢牢掌握在平台手中。一旦失去平台支撑,顶流位置很快就会易手。
从温婉、代古拉K到毛毛姐再到张同学,抖音几乎每一个网红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以张同学为例。2021年,张同学借助农村题材视频成为现象级网红。一方面,视频主题确实打动了一部分用户的心;另一方面,也有TikTok交通的强力推动。然而,在红了几个月后,张同学账号慢慢上升,粉丝的赞集数也较之前有所下降。今年6月,张同学开始直播带货,却因为卖海鲜被嘲讽,带货效果不佳。
“爱其流,恨其易变。”以前业内有这样一种说法。这里不缺一夜成名的故事,但除了名气,还有很多焦虑的路人。
第三,淘宝直播的变化。此前,淘宝直播的流量推送机制与粉丝数和历史交易量牢牢挂钩。但从2020年开始,淘宝开始重点扶持中腰主播和商家自播,并相应调整算法机制——实时互动效果在推荐算法中的权重从不到30%提高到50%,算法模型优化为“交易和内容双轮驱动”。
当实时表现的权重增加时,一些小一点的主播也带头。新主播《辉哥来了》入驻淘宝直播半年,单场直播破千万,连续位居新咖主播第一;供应链老板娘君姐孵化了她的账号“少女日记”。凭借多年对服装的理解和对面料构成的讲解,她成为多位主播中成长最快的一位,单场成交额频频突破千万;90后服装主播潘达·凯特抓住了“回家计划”的第一波播出福利。累计成交超过3000万,转粉率破55%…
这些案例不断出现。平台规则的改变也成为过去一年超50万新主播入驻淘的主要动力。
主播和机构都在寻找新的增长点。主播本身需要新的增长点,他们背后的机构也在通过不断的转型寻找新的盈利方式——以直播娱乐起家的无忧传媒,这两年通过视频广告实现了盈利,现在正在寻找另一种更确定的盈利方式。把自己的才华推到淘宝上,在一个新的地方摆摊创业,是一个理性的必然选择。
从抖音到淘宝,朱一旦,小莎子,罗永浩,一个个都过去了。现在,刘思瑶、刘畊宏的老婆又开始尝试了。经过不断验证的模式,最后不一定能成功,但至少是现阶段最好的选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粉丝资源吧 » 女神2000多万粉丝开播!抖音网红扎堆入淘